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1点 > 敌我双方 >

莫非只有战争使世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敌我双方才能成为朋友?

归档日期:07-2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敌我双方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945年春季的一天,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罗宾和战友们接到命令,去摧毁日军建在一个无名小岛上的雷达站。守岛日军拼死抵抗,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,突然,一颗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了,他昏了过去。

  罗宾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深坑里,坑底湿滑的泥土和茂密的草丛救了他。罗宾摸了一下身边,自己那支心爱的自动步枪还带在身边。

  日军的雷达站已经变成一片废墟,废墟旁边有个大土堆,土堆前竖着一块木牌,上面用英文写着“守岛日军之墓”,罗宾认出来了,那正是自己好朋友詹森的笔迹。不用说,战斗已经结束了,他立即向当初登陆的海边跑去,还没跑到岸边,罗宾的心就已经凉了———海边空荡荡的,哪里还有舰船的影子?

  罗宾沮丧极了:这个无名岛的位置非常偏僻,远离航线,自己被落在这里,要想再回到部队,比登天还难。

  很快,罗宾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山洞,暂时住了下来,这个岛是个荒岛,他靠每天潮水退去后搁浅的鱼虾填饱肚子。

  第三天早晨,他习惯性地朝远处的海平面望去,天海茫茫,一只船的影子也见不到。突然,罗宾的眼睛直了,他发现在海边的沙滩上,有一个人影在晃动。那是一个穿日本军服的人,罗宾迅速端起枪,把那个人的脑袋套进自己的准星里。那个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暴露在枪口下,还在海边戏水。罗宾的手指扣紧了扳机,正在这时,那个日本军人突然转过身来,罗宾的手指一哆嗦———那是一张充满稚气的孩子的脸!这孩子顶多有十一二岁,在朝阳的映照下,孩子的脸显得那样红润。“畜生!连这么点儿的孩子都派上了前线!”罗宾狠狠地骂了一句,他怎么也扣不下扳机了。他稳稳心神,突然眼珠一转,再次朝那个男孩瞄准,嘴里“砰砰”喊了两声。听到声音,那个男孩子吓坏了,他迅速跑到岩石后面,端起一支步枪,朝罗宾这边瞄准。

  “上帝啊,给我一个杀他的理由吧!”罗宾暗暗祈祷着,他又朝男孩的方向喊了两声“砰砰”,罗宾想:只要男孩子开枪还击,自己就可以击毙他,这样良心上感觉还好受些。果然,那个男孩子把枪瞄向了罗宾隐藏的方向,罗宾的手心都出汗了,突然,罗宾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巴勾儿———”罗宾差点儿笑出声来,原来那个男孩子的枪里没有子弹,靠着自己的嘴模仿三八大盖的声音。男孩子放过“枪”以后,就像一只猴子一样钻进树林,逃走了。

  罗宾觉得这个小孩很有意思,他决定和小孩在这个岛上来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,只有这样,自己才不会被岛上单调乏味的生活逼疯。第二天,准备好了一天的食物,罗宾就开始端着枪,满岛上搜寻那个小男孩。很快,罗宾就在一个山洞口发现了孩子的踪迹,他趴在洞口附近的草丛里,静静地等着,果然,不一会儿,孩子从洞里走了出来,等孩子的脑袋移进罗宾的准星的时候,罗宾大声喊了一嗓子“砰砰”,男孩子吓了一跳,一下趴在了地上,等了一会儿,见没什么动静,他一脸不服气地冲着树林喊了几嗓子,又端起自己的步枪,“巴勾儿———”“巴勾儿———”地“打”了好几枪,这才大摇大摆地晃进山洞里去了。

  这天,天还没有大亮,罗宾悄悄来到岸边的礁石里捉鱼,捉着捉着,罗宾突然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对,他定睛看去,果然,在渐渐消失的晨雾中,一个瘦弱的身影就站在了离他不到五十米的地方,枪口正冲着他的脑袋。罗宾的心一沉———莫不是这家伙弄到了子弹,找自己报仇来了?罗宾举起双手,一动也不敢动,这时,只听男孩“巴勾儿———”“巴勾儿———”地喊了两声,欢蹦乱跳地跑走了。

  罗宾愣住了,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,自己恐怕已经见上帝去了。这个孩子的悟性很高,是个狙击手的好料子,可惜他是自己的敌人,不然自己可以好好教教他。

  后面几天,天一直在下雨。罗宾只好躲在山洞里休息,阴冷潮湿加上消化不良,罗宾发起烧来,他哆哆嗦嗦地抽成一团,苦等着天空放晴。就在这时,他突然听见洞口外面传来了沙沙的声音,随着声音,从洞口的上方滑落下许多泥土和碎石块儿。罗宾挣扎着站起身,端起枪,瞄准了洞口。又过了一会儿,罗宾突然听见咚的一声,一个银白色的大家伙落到了洞口,他警惕地看了一会儿,没发现别的,洞口上方,男孩子突然唱起歌来,歌声一开始大,后来就渐渐变小了,脚步声也越走越远了。罗宾来到洞口,这才看清,那个大家伙居然是日军空投物资的储物罐,罗宾一阵狂喜,他把储物罐拖进洞里,打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很多,除了压缩饼干、罐头、火柴等,居然还有药品和香烟!

  以后的日子里,罗宾依然和孩子做着猫捉老鼠的游戏,不过“猫”被“老鼠”斗败的纪录也渐渐增加。靠着不停地追逐和斗智,罗宾和孩子的精神都没有崩溃。

  这天,罗宾正在海岸边捕鱼,突然,他发现海面上开来一艘快艇———那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快艇,从快艇下来几个美国军人,为首的正是自己的好朋友詹森。罗宾从礁石后面跳了出来,詹森好久才终于认出了罗宾,他跑过来,在罗宾的胸口擂了一拳,流着热泪说:“你这家伙,我们都以为你死了,这次是上岛来搜寻你的遗骸的,战争已经结束了,我们可以回家了!”

  詹森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日本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了,战争已经结束了!快跟我们上船,弟兄们见到你,还不知道多么惊讶呢!”

  罗宾点了点头,他对詹森说:“不急,这岛上还有一个人,一个日本军人,他还不知道战争结束的消息,咱们把他一起带走。”

  罗宾嘿嘿一笑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他虽然有枪,却没有子弹,我们一直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现在战争结束了,我们的游戏也该结束了。”说完,他带着詹森和几个陆战队员一起去找那个男孩子。

  很快,他们就在另一侧的沙滩上发现了男孩,罗宾得意地朝詹森笑了一下,悄悄摸到离男孩子不远的地方,突然站起身来,端起枪大喊了一声“砰砰”,那个男孩子一弯腰,举起身边的步枪转身瞄准,又是一句熟悉的“巴勾儿———”詹森和几个队员看着笑出声来,他们嘻嘻哈哈地从树林里走出来,朝着男孩走过去。

  男孩的眼神一下从欢乐变成了惊讶,随即又变成了恐惧,他端起枪,再次瞄准了詹森他们,詹森伸出双手,笑呵呵地说:“过来,我的小抵抗者,战争已经结束了,我送你回……”

  詹森的话音未落,男孩的枪口突然喷出一股火焰,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,詹森一头栽倒在地上,他瞪着眼睛,问罗宾:“你不是说……他枪里……没子弹吗?”

  这时,詹森身边的几个队员已经开火了,伴随着密集的枪声,那个男孩倒在了一片血雨中。罗宾冲上前去,抱住男孩的头,哭喊着问:“你不是没有子弹吗?你为什么要开枪?”

  男孩艰难地睁开眼睛,看着罗宾,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,他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,比画出一个手枪的形状,指着罗宾的头,嘴里喊了一声“巴勾儿———”手就猛地垂了下去。

  残阳如血,罗宾他们抬着詹森和男孩的尸体,登上了快艇,驶离了无名岛。看着渐渐消失在夜幕里的小岛,罗宾叹了口气———战争终于结束了,莫非,只有战争使世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,敌我双方才能成为朋友?

本文链接:http://onapplemac.com/diwoshuangfang/3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