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1点 > 地下核爆炸 >

国家安全部档案外泄经核实64年核爆地非罗布泊!

归档日期:06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地下核爆炸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当你们真正看清楚这个世界真实一面的时候,足以让你感觉到毛骨悚然,甚至不寒而栗。

  对于我而言,已经不在相信任何人。因为“他们”隐藏在我们之中,时刻监视着我们。如果你看到这些事实的真相,请保持镇定,因为我们别无选择,只希望在某一个时刻,我们大多数可以清醒过来,找到一个结束这一切的办法。

  请注意,是探险工作者。不是驴友,不是冒险爱好者,也不是你们所熟知的那些没有任何话语权的所谓“探险家”。我们的工作,确切的说属于高度绝密,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足以被列入禁忌档案行列。

  我是为数不多的,还活着的人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残活多久,但我会尽量抓紧时间,在“他们”找到我之前,把这些信息写出来,告诉那些必须知道这些信息的人们。

  我2010年大学毕业之后,有一段时间找工作并不是很顺利。于是我想着去探探险,散散心。我加入了一个QQ群,那种很多冒险爱好者组成的驴友QQ群。那天我在群里面跟人一顿神侃,群主突然加我,问我要不要参与一个探险项目,他们的探险队当中正好缺一个人手。

  当时,我没多想。以为只是普通的驴友探险之类,谁曾想到,却是另外的一种“探险工作”。我不得不说,这工作十分危险,但同时获得的财富,足以让我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人,在北京买了一处房子和一辆奥迪车。

  回来之后,约上了楼上住的范畴,来我家喝酒。我俩喝的正快进入状态,马上就要进入吹牛逼大战的节奏,一个快递电话就给我打乱了章程。我接通电话之后,那快递员还挺横,就在小区楼下,非要我自个下去取,说他娘的啥也不给送。没辙呀,我就蒙二楞青的下了楼,取了一趟快递。

  因为着急接着喝,我也没怎么看快递包裹,签了字就赶紧上了楼,回到了自个家。

  范畴一见我回来,吃了一口花生米,大嗓子就开始嚷嚷:“取个快递,这么慢,跟他妈个娘们似得。”

  让丫挺的这么一骂,我想都没想,就回道:“有吃有喝,都你妈波封不住你的嘴,你说你这嘴到底是有多欠?”

  我走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拿起茶几上的酒杯子和范畴碰了一下,喝了一大口。随后把快递包裹扔在了身子一旁,范畴眼尖,一把拿了起来,来回看了看,问我:“这啥玩意?你哪个相好的,给你寄的?”

  让他这么一问,我也有点犯嘀咕了,心说这最近也没有怎么网购啊。这快递是哪里来的呢?

  正寻思的节骨眼上,范畴突然惊异了一声,道:“大雨儿啊,这玩意,咋还是库尔勒来的呢?我草,不对呀,像是你师父寄的!”

  我扭头瞅了一眼范畴,问道:“你咋整天不是,就是逼得?能不能文明一点!”

  “习惯了,习惯了。”范畴对我笑笑,道:“你看看这快递单子,是不是你师父寄的。”

  范畴说完,就把快递包裹扔到了我的身前。我拿起来定神一看,可不是嘛,寄件人那一栏里头,只有一个字,余。

  这我身边的,就没几个姓余的。唯一的一个,就是我师父了。一看寄件地址,是新疆库尔勒,这就感觉有些怪异了。难不成,我师父想我了,从新疆给我寄了点土特产?

  国产杂牌手机,超不过两千块,我甚至觉得能有一千多那都是运气,这玩意最多也就值得几百块。

  我拿着手机反复看了看,问范畴:“你说我师父那老油瓢子,从新疆给我寄手机干鸡毛?”

  范畴喝了一口啤酒,从我手里拿过那几百块的国产手机,啧啧称奇道:“这有点不对路数啊。”

  我俩想半天,楞是没想明白。范畴就对我说:“你给你师父打一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吗?笨死你!”

  让他这么一说,我一想也是。掏出手机来,就给我师父打了个电话,但是没通,听筒里头提示关机。

  “贩子,你说我师父……”我停顿了一下,清理了一下思绪,道:“他手机打不通,关机了。你给我分析分析,我师父,他该不能是犯了事,躲新疆去了吧。”

  范畴摇了摇头,正在给那价值几百块的手机开机,道:“别闹!就你师父那神通广大的劲,还能范事啊,国家都恨不得给他颁一奖章啥的。头年不是说了吗,国家博物馆要给弄一牌牌,他丫的打死也不要。”

  正犯迷糊的时候,范畴玩弄着手机,抬头对我说:“大雨儿啊,这手机没那么简单呐!”

  范畴把手机塞到我手里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这手机,没有通话记录,没有短信记录,没有任何社交APP,连个QQ微信都没有,只有一张电话卡。而且我看那储存卡,还像是被格过一次。”

  一听范畴这话,我顿时心里一个咯噔,连忙问道:“被格式化的卡,你还能恢复不?”

  “吹牛逼!”范畴把头一晃,说的跟他妈二五八万似得:“你不看看我是干啥的,甭管谁给我打个电话,就算是匿名的,我都能给丫定位出来。”

  “别废话!”我把手机推到他手边,道:“吹的再牛,你先给我恢复了再说。”

  等了一会,他再次回到我家中,手中多了一个笔记本电脑,坐在沙发上,就开始捣鼓。

  这照片,我仔细一瞅,不由得有些疑惑了起来:“贩子,你别告我,这是罗布泊那湖心碑?”

  范畴迅速打开了浏览器,百度了一下罗布泊湖心碑,切到图片页面,至少七八张照片,跟我先前见到那张类似。没错,那张照片当中,拍摄的正是新疆罗布泊的湖心碑。

  范畴动了动鼠标,点了几下,切换到了一个页面,顿时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文件夹。他扭头看向我,说道:“你不是让我恢复数据吗,我已经恢复完了,别的没有,就这么一张照片,还有一本电子书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onapplemac.com/dixiahebaozha/76.html